首页 > 穿越之极品书院 > 第一章 你是谁?

我的书架

第一章 你是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祝同学们毕业快乐!前程似锦!”随着班主任在毕业晚会的最后一声呐喊。
“终于毕业了,如今我也是社会人了”。仲夏深深的吸一口气,挥了挥拳头。从九年义务教育到高中再到大学毕业,几十年了不容易啊!回宿舍睡一觉,明天要上班了。周末还要找房子呢 。
“啪!”
“我去,谁啊!”仲夏转过身来,舍友张友不怀好意盯着他。霎时,仲夏有种不好的预感。
“夏哥!大学毕业了,明晚咱们一起喝酒,上次我可是请你吃烤串的哦!明晚你起码要请我吃烧烤吧!!!”
“呵呵!你这小子还有脸说上次?就吃了那一串……,敢情是把我当做冤大头了!不过明天我还有上班呢。等我下班回来再说”
“你还在做数据库吗?你不是离职了吗?”
……
“阿友,我怀疑你是不是我们同一个宿舍的。” 旁边的许勇说道。
“你脑子里除了泡妞还能有什么”舍长哈哈大笑调戏着。
“好吧!本夏哥再说一次吧!前几天我不是收到星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offer了吗,明天就上班了,昨天还请你们一起吃饭了,你这小子吃着吃着就忘了?”
“……好吧!”
不过见多就已经习惯了,这个脑子除了泡妞还是泡妞的舍友了
第二天。仲夏来到公司,不过他来的时候还是不忘往天桥上的老头递了一块面包。以前仲夏实习的时候经过天桥总是给他一块面包,这次也不例外。只见那个老乞丐拿了面包说道: “这几天你怎么没来,可把我这老人饿坏了,下次我要肉包,嗯,今天要下雨了。”
“我去!现在得寸进尺了,还开始忽悠了,并且现在这不阳光明媚吗……”
仲夏走后。只见那老头暗暗说道“看到你这么照顾我的份上,虽然饿了我几天,不过我还是给你一份毕业礼物吧!这也是你的命,小友祝你好运咯。”
不早不迟又到了下午四点了,还有两个小时要下班了。“终于把网站给搭建好了,这公司还真是的,非要我试工五天才能签合同,不过嘛这工作挺简单的”仲夏想着。
突然间QQ闪了一下,是项目部经理的信息,叫去洽谈室谈话。
“该不会见我优秀提前签合同吧!”
“仲夏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团队暂时不招人了,我看你自己弄的网站挺漂亮,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仲夏:“……”
“什么鬼啊!还神马呢?我辛辛苦苦帮你们搭建好网站,早不说,我做好才说。是我太善良了吗,信了你们的鬼话,说什么试工五天后才签合同。”仲夏在路上跺着脚说。
“我去?祸不单行啊!怎么下雨了,我星星个星星啊!有种你打雷!”
墨红色的天空,像极了一位嗜血的魔头在咆哮着,企图吞噬一切,伴随着雷电闪耀,只见一个失魂落魄的男子,在街边缓缓显形,像行将就木的老年人,撑着拐杖指着天空大喊,表示对命运的不满。
“轰!轰!轰”
“……有种你劈我阿!”
突然间一道灯光闪下来!
“我多么希望买彩票时能这么灵……”
空中云雾缥缈,不知何处,传来一个男声。
随后迷糊中,只听见路人的尖喊声。
“我好后悔!从小学到大学毕业,一直勤勤恳恳。拒接了高中校花的追求,到了大学推掉社团N位MM的幸福了,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那时只想好好学习,找份好工作,谁知道被坑了。我不服,我还没娶老婆呢,天呀!为啥!天妒英才啊”。
“对啊!天妒英才呀!你看仲家那娃子,从小聪明伶俐的,如今怎么变成这副模样的呢?”
“是啊!这仲家的娃子我可是从小看到大的。唉!可怜啊”
仲夏慢慢撑开眼睛:“什么鬼啊,我不是被雷劈了吗?不是该去见马克思了吗?”
“你看!这娃子又在说瞎话了。可怜的是林家那丫头了,居然嫁给了他。话说那丫头还真的挺能干的,不止要照顾他,还有照顾生病的仲家二老”两位妇人对着仲夏指点着。
“做梦吧!对!嗯!”。
随后抬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不会吧!怎么这么痛啊!什么呀!我怎么穿成怎样!”
“快!快!快!又发疯了,快去叫人。”
仲夏:“……”
随后远远瞧见一个少女扶着两个老人家赶过来,一个老人口里念念这“叫你照顾夏儿,你是怎么照顾的”。旁边的另一个老人说道“别再说了,看看夏儿先吧!”。走近后,仲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自己的父母吗?不过,怎么是这个装扮的?脑子一塌糊涂,突然间头脑一片空白,昏睡过去了。
夜幕降临,仲夏躺在床上,用手揉这揉脑袋!还想昏昏欲睡,不过现实不允许他继续沉睡下去。他必须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慢慢张开了自己的眉目,看见身边围绕着自己的三人,桌子边还有坐着一个老头。见他苏醒了过来,三人齐声喊着桌边的老头过来。确认他没事后众人才呼出了口气。
仲夏看着旁边的少女,弯弯的眉毛,柳叶般的秀发,靓俏的鼻梁,红润的小嘴,柔中带刚和,甚至比高中时的校花还高出一等。
“你是谁?我又是谁?”仲夏缓缓道出。
只见三人同时喊起了:“大夫!快看看夏儿(相公)。”
只见那老头拿着尖锐的银针,在眼前不停晃来晃去,不时擦擦眼睛,脸上已经明显出现汗滴。
“卧槽!这是多少度老花眼了”仲夏急忙说道:“不要误会,我是说,我好了,就是记忆有点模糊,记不清了而已,真的,这是爹,这是娘,对吧”。
只见那两老,瞬间定住了说:“你真的好了我的宝贝夏儿!”
仲夏毫不犹豫点了点头,其实他也知道,之前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同时也是为了自己不成为老头针下的亡魂。
那两老和少女突然泪流满面,仲爹说着“夏儿,你终于好了,是爹不好,再也不会逼你考科举了,你平安就好了”。
科举???刚毕完业现在又要读书了?
仲夏现在是一脸懵逼,用手扶着脑袋说“爹,娘我以前的记忆没有了,记不清楚了,特别是读过的书籍,一点印象都没有,可能要令你失望了”。
只见仲爹叹了口气。
一旁大夫听着划着胡须,胸有成竹说道:“嗯!嗯!老夫观察了一下,这是失魂症!医书上记载,大病初愈的后遗症,是有这中情况的”。
其实大夫也挺美的,十里八方治不好的病,他成功的治好了,虽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把这事宣传出去,对他绝对是块很响亮的招牌。
仲夏刚好也需要一个理由。然后四人千恩万谢欢送大夫离开。突然间仲夏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