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之极品书院 > 第九章 我的公主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我的公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仲夏看了看林灵,双手抱着后脑勺,靠在树上:“小灵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林灵望着天空的风筝,听见仲夏问她,然后点了点头,回过头来看着仲夏。
仲夏清了清嗓子,说道:“古时候有个祝家庄,祝家庄有个祝员外,祝员外有个小女儿,名叫祝英台”。
突然仲夏灵光一闪急忙停口。卧槽!老司机差点在阴沟翻了船,打了自己的脸,毕竟他和林灵是属于包办婚姻。
本想说祝英台和梁山伯的爱情故事,如何反对包办婚姻,但仲夏仔细想了想,好像是祝英台给马文才带了顶绿帽子,说这样的故事,这不是在拆自己台吗,差点失策了,失败失败。老司机接着说道:“后来过着美好生活,对,美好生活。”
林灵:“???”。
仲夏再次清了清嗓子,说道:“咱们再一个,刚才那是在热身。在遥远的一个国度里,住着一个国王和王后,他们渴望有一个孩子。于是很诚意的向上苍祈祷,后来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这个女孩的皮肤白得像雪一般,双颊红得有如苹果,头发乌黑柔顺,咳咳,当然比我家小灵儿还是差了一点,因此,国王和王后就把她取名为白雪公主……。”
仲夏厚颜无耻的把白雪公主和王子的故事说给林灵听,当讲到故事**时总是停一下,要是在现代,估计别人早就一拖鞋飞过去了,让你装逼。
只见那小妮子,目不转睛的看着仲夏,当说到白雪公主被王后暗算时,她总是显露出一副紧张的表情,屏住呼吸,让仲夏感到既开心又满足,多了个小迷妹,随后再说出被解救后,才松出了一口气。
换个远处的视觉,只见两人相互靠在一起,双方在窃窃私语。天上有朵荷花,被一条小线系在树的一旁,秋风轻轻地吹着,像用梳子梳理着翠绿的秀发。周围的小草顺着风,娇柔地俯卧下去。
“相公,世间真的有白雪公主吗?”
“没有,不过我听说过有灵儿公主”,林灵听后急忙用手捂住仲夏的嘴巴,后来发现失礼了,就放开小手。小声说道:“相公,这话可不能乱说。”
仲夏听了笑了笑把自己嘴移到林灵的耳边道:“我说的是真的!你是我一个人的公主”。
忽然,一阵一阵风吹来的,远处的草地上显示出一片蒲公英,风越长久,蒲公英飞的越远,无论是多么偏僻的地方,多么荒凉的地方,蒲公英都愿意留在那里,这是对世界多么无私的爱。
随着一下极细微的绳子绷断的声音,攥着树上的风筝线顿时失去了一切力量。抬起头了,看见它飘飘然地离去
“相公,不好了,线好像断了,风筝要飞走了。”只听见草地上的少女紧张的对一个男子说,这可是心爱之人第一次送给自己的礼物,意义自然不同。
仲夏看了看远方,空中的荷花公主正向一边飘走,不过速度并不快,随即用手试了试风的方向及大小,现在的风停了点,没有之前的那么大,也就是说空中的风力也不算大。
“没事!放心!有我!”
随后只见一男子牵着一少女向风筝飘走方向走去。
……
“慕容小姐,你看我这首诗如何?”一个翩翩少男走到一个少女左旁,斗志昂扬,拿着扇子挥了一下,然后合起扇子说道。
只见一位穿着粉红色裙子的女孩,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微带着雪白色的肤质看起来是那么健康,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略显的自傲,身边有两个丫鬟。在她周边的,有一群十多二十来的公子哥,让人看起来像一种众星拱月的感觉。
“牧公子不愧是才子,作的诗还可以”。那女子瞟了一眼说道。
“哈,哈,哈,就这,慕容小姐看我这诗如何?”右边的一名十八九岁,面皮白净,仪表堂堂的的男子开心说道。
“贾少爷的也不错”。那女子转身看一下说道。
随后左边的公子带着讥笑说道:“彼此彼此,就你这,哈哈哈,贾少爷也不过如此而已”。
右边的男子有点发怒:“牧白,你算什么东西……”。
左边男子身边的人见此,纷纷说道“我们牧白公子的诗才是最好的”。
右边男子身边的人,看样子应该是他的狗腿子,也加入阵容说道“扯淡,我们贾少爷才是最佳”。
那位少女见到如此,头也不会一下往前走,因为她已经习惯了。
忽然间,一朵荷花似的掉落在她身旁,少女先是吓了一跳。旁边丫鬟立刻把少女围了起来,提高警戒,一会没动静才一个丫鬟退到旁边,另一个丫头则跑到荷花旁边。
“小姐,是纸鸢,不过这纸鸢的尾巴有字。”那丫头说道,把它拿到少女面前。
让我来看下,少女轻声念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身后的众人刚才看到有东西落到少女旁边,停下了相互的踩扁,来到少女旁边,欲充当护花使者,正巧听见少女念道的诗句,这是表达了天上人间坚如金钿的忠贞爱情吖。
少女见到身边众人说便道:“在天上,愿作比翼齐飞鹣鹣鸟;在地上,甘为永不分离连理枝。请问这是哪位公子的佳作?”。
众人相互看了看。纷纷向了他们的牧公子和贾少爷看去,见到他们只叹了口气摇摇头,面对如此的佳作,他们也想承认是自己所作,得到少女的赏识。可是要是被诗的主人拆穿了,发现剽取他人诗句,那他们就掉大脸了,毕竟古人最看重的就是名节。
of couse 仲夏不一样,因为没有唐朝等,别人当然看不出他剽,最大原因是没有仲夏那般厚脸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