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之极品书院 > 第十三章 潇云书院(下)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潇云书院(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仲夏刚踏进课堂门口,听到阵阵的喧闹声,像是在争论点什么。一个男子正好把脑袋伸了出来,正巧和仲夏相撞,仲夏就这样往后退了退,就像撞到棉花糖一般,弹性不错。
“哎呀!兄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男子看了看仲夏笑了笑,继续伸着头往前方看去。
“没事,没事,兄台惯性挺大的嘛,请问兄台这里是东院学堂吗?”仲夏发现面前的男子,他的脸又圆又大,一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的肉堆得像“油团”,整个看起来像一个慈眉善目的“弥勒佛”,正在全神贯注看着前方。
“是的!是的!我们这里就是东院,兄台是来找人吗?我熟得很呢,没有我不认识的,书院全能通说的就是我,卧槽!那老头来了!”看到前方一个缓慢年迈的老人走来,那男子头也不回,迅速往回走,大声喊道“严夫子来了!”。
远远地一摇一摆地跑回教室,挪动着两条粗短的腿,腆着一个圆圆的大肚子,真像一只蹒跚的鸭子。近一点,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脸上肥肉颤动,大汗淋漓,看样子走这么远的路真累得他够呛。
门的前方,一位老人缓缓向这里走来,步履阑珊 望着老者有些驼背的身影 岁月在背上留下了深深懂得痕迹 蹉跎的岁月之下老者的背确是挺直 就算是肩上扛着重担也不会磨去他的意志。
“严夫子来了!”
“上课了!快回去!”
随着一阵阵呼喊声,喧闹的课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我擦!现在都这么先进的吗,古代都这么高级的吗?还有侦查兵的。如果说有很正常,那选个胖子做,这就过分了。”仲夏笑了笑,这行为他在小学时就试过了,但不幸的是被发现了,结果很明显被狠狠的“教育”了一番。这也是段美好的回忆。
“你就是那位新来的?”老人来到仲夏旁边问道。
“拜见夫子,晚辈仲夏,日后还望夫子多多指教下”仲夏拱起手弯下腰说道。
在古代,可是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观念,对自己的老师是绝对尊重的,所以仲夏可不敢失礼,免得落下个不尊师重道的名声。
“哼,老夫丑话说在头,不管你家里怎么样,什么人介绍过来的,来到书院就得好好学习,不要惹事生非,否下别怪老夫不留情面”老人冷漠的说了一句。
仲夏:“???”。
仲夏现在真的是有句mmp该不该说,怎么还没见面就要打三十大板了呢。是不是什么地方招惹到他了。
其实一般人进入书院都要经历书院的考试的,择良淘劣,毕竟武康县就一所书院。仲夏没有通过考试,而是通过院长直接走后门进来,更
离谱的是,据说他还带着新婚妻子一起来,在李严的眼中,他比那些跨执子弟更离谱,这就是没给他好脸色的原因。
“老夫叫李严,仲夏对吧!跟我进来吧!”老人冷漠的说了一句,并没有再理会仲夏,头也不回,继续往里走,隐约听到“多多指教?我会好好指教的,哼,什么人都能进书院,简直拿学院当市场,拿老夫当儿戏,竖子不足与为谋”。
“Why?”仲夏现在心里真的是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跑。
……
“咳咳!这位是你们新来了同窗,以后你们好好相处,争取早日考上功名,日后为国效力。”李严站在讲台上,俯视众人缓缓说道。下面的人都把眼光集中在这老者身上,不敢有细毫造次,从大家的眼中可以感受到敬畏,同时也带着深浓的尊重。
“你以后就做在那个位置吧!”李严指了指远处,是第一排倒数第二位,位置算比较偏僻,但正合仲夏心意,他可不想二十四小时被老师盯着呢,毕竟他是打算来混日子的,等有机会到外面搞点副业,毕竟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他可没有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思想。
正所谓“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待会就要上课了,大家准备下吧!”李严叹了叹气,挥了挥手便离开了。
“仲公子!我们又见面了。”一声熟悉、温柔的声音从仲夏耳边绕过。
只见少女,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峨眉,一双丽目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慕容晓兰?你怎么会在这?”仲夏脱口而出。这让仲夏感觉晴天霹雳,女子不应该是在西院吗?怎么会在东院的呢?林灵可是千叮万嘱看到慕容狐狸要绕道走的,现在可好了,自己送上门来了,来到了狼窝。
少女狐媚地笑了笑,对他眨了眨眼,并没有回复。
仲夏也懒得管了,大不了以后当她透明的,没事不要看她的眼睛。如果实在有什么大事,不了抱大腿,把老婆搬出来,他就不信两个人还打不过一个狐媚子。慢悠悠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下去。
“吱吱!兄台原来你是新来的呀!误会误会,我刚才以为你找人呢?在下李惆”后一个座位的男子用手指戳着他的后背。
后面传来一阵软软的感觉,仲夏回过头来,发现自己的座位的下面竟是刚才的小胖子,便回过头“没事!以后就是同窗了,在下仲夏!”
“大家不记得了,这位就是昨天拒绝慕容姑娘的仲夏公子”,坐在中间一列,第二排的男子突然高声说道。
仲夏往那边看去,正是刚才找自己麻烦的牧白在喊道。
慕容晓兰正巧转过头来,白皙肌肤,红润的脸颊对仲夏娇艳的笑了一笑。看到狐狸般的笑容,仲夏不禁心颤抖一下,狐狸一笑,八成没好事。
这时在她后面的牧白以为美人是对他回眸一笑,或许刚才的说的话,打动美人的心了,毕竟昨天仲夏不给面子慕容晓兰,如果自己能为她出口恶气,说不定就能抱得美人归。牧白淫想了一下,感觉天空都变蓝了,刚才的雾霾一下子散去。
“他就是我们新来的同窗,仲公子,连我们第一才女都不放在眼里”牧白继续说道。
顿时众人把目光集中在仲夏身上。
“我靠!好像是他,昨天是他,居然不给面子慕容姑娘”
“对,昨天还不给面子贾少爷呢?”
……
刚才在外面仲夏让牧白丢了这么大的脸,虽然当时并没有多少人在场,但已经成为牧白心中的一根鱼刺了,现在又有佳人在场,所以牧白这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还不赶快给仲夏拉满仇恨值。
“妈卖批,绿茶男,舔狗,小心一无所有,看来刚才的教训还不够”仲夏看了看牧白意淫的表情,在心中暗骂了一句,看到学堂突然间充满仇恨的眼睛,充满了郁闷,仲夏真的是问候了牧白的祖宗八代了。
旁边的李惆不禁对新来的邻居举起大拇指。
牛逼!兄弟!你是第一个敢不给慕容姑娘面子的人!
“仔细看原来是你小子,昨天我们的账还没算清楚呢?”坐在最后一列,最后一排的贾有才喊道。
“卧槽,仲兄,牛逼,今晚咱们醉红楼不醉不归,你居然还惹上了‘书院银枪小霸王,贾有才’”。旁边李惆不停的说道。
现在李惆对仲夏可是佩服到五体投地,第一天进书院,就得罪了书院第一才子、第一才女和第一侉执子弟。
如果让李惆知道仲夏还得罪了学院第一夫子,那他是不是该跪下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