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之极品书院 > 第十四章 书院小霸王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书院小霸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新同窗,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这小子也配是进入潇云书院……”
这声音越来越熟悉,听起来像是那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或者类似于垂涎了好久的桃子被别人摘了的样子,仲夏回头一看,看到一个青年男子坐在最后角落,看他的眼神颇为不善,除了贾有才还能是谁。
“书院银枪小霸王,贾有才,我还大漠燕双鹰呢?”,仲夏不禁大哈哈大笑,现在起外号都如此神奇的吗。
“小子,往后看我不弄死你!”,贾有才气冲冲的喊道。“小子,你现在最好乖乖给本少爷跪下,扣一百个响头,否则,老子让人后悔来到这世上。”
这家伙看自己的眼神,就和一条见到骨头的狗一样,让仲夏的心里面十分的不爽。
“不愧是淫枪小霸王,够淫,够贱,我说别老是小子小子地叫我,现在本少爷好好给你介绍一下,鄙人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喝水只喝纯净水,牛奶只饮纯牛奶的仲夏是也,可懂?”仲夏笑眯眯的说道,就那淫枪小霸王,跟自己的外号相比简直大巫见小巫,没法提。
“我弄死你!嚣张小儿”贾有才两眼发红,双手握紧。他贾有才何曾受过如此的窝囊气,平时都是他给扇别人的脸,现在居然被嘲讽了,这不比打他的脸刚难受吗。
“发脾气了,就这,没意思……”上面的慕容晓兰轻声温柔说道,虽然学堂不是很大,但大家还是听到了她的声音。
“慕容姑娘,不是……,我是……”贾有才欲说不语。
“贾兄,别生气。听闻我们这位新同窗诗赋了得,短短两天就名满武康县,你可以请他当场作诗一首呢”,牧白轻声说道,满脸写上了狡猾,就这种蠢猪般的贾有才,看来自己以前是高看他了,当时怎么就把它当做对手呢,不过现在可以废物利用下了。
他也不信了,以前都没听说仲夏的名气,怎么仲夏一下就如同雨后新竹般崛起,所以他眼中的认为仲夏就是抄袭别人的,然后拿来装装逼。
“在下才疏学浅,就不献丑了。”仲夏懒得鸟他呢,没必要跟这种人计较。
才疏学浅?
明明就是一个文盲还非要装什么大尾巴狼,这种人,太恶心了!
“牧兄说的对!这小子我一看就是抄袭他人的,小子可敢应战?”贾有才不肖的看了仲夏一眼。刚才仲夏让他沉不住气,害他在美人面前丢人,现在只想赚回脸面,拆穿仲夏,说不定就能抱上美人归。
卧槽!
“新同窗挑战书院两大霸主,兄台牛逼呀!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草席了”某个角落的李惆又在默默喊着。
仲夏皱了下眉头,听到猪邻居的喊话,真想给他几巴掌,心里又一阵mmp,是他们挑战我好吧,说的好像是我找他们麻烦一样,就不能把标题改为书院两大霸主欺负新同窗吗,为他们准备草席吗。
仲夏淡淡的撇了贾有才一眼,根本懒得搭理他。
“不敢吗?还不是因为抄袭的,无耻的小儿,哈哈哈”贾有才嘲讽道。终于出口气了。
“唉,你可别这么说,大家好歹是读书人……”贾有才话音刚落,牧白接着开口道。
“屁的读书人,他也配……”贾有才接着。
看着两人粗劣的一手双簧,唱的得辣么的尴尬,仲夏实在已经无语了,好歹排练排练,是该说两人穿一条裤子,还是说某蠢猪被绿茶男利用了呢。
当然,仲夏自己是作不出来的……但是他会抄啊!
诗词在这个世界当然是有的,不过和现代的历史轨迹不同,什么李白杜甫,李商隐杜牧……前世那些名留千古的文坛巨匠,在这个世界上自然找不到,仲夏可以放心大胆的当一个抄袭dog而不用担心被发现。
“碰巧心中恰有一首诗,可有笔墨?”仲夏微笑的看着李惆开口说道,让你不好好说话,那就讹你。
“上学不带笔墨?”李惆无语了,摊起白纸,当起研磨工,周边的学子也围了过来,纷纷看起了热闹,人性就是如此,热闹不看白不看。
“我倒要看看,他能写出什么东西来!”贾有才脸色阴沉,大步的走来。
“哼!有好戏看咯!严夫子差不多要来了,仲夏、贾有才我就慢慢等着看你们的好戏了”牧白静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引起斗争,接下来就是看戏了,不管两人谁输谁赢,他都将是最后赢家。
“不要令我失望哦!”慕容晓兰妖艳的笑了笑,带着一种期望,远远的往仲夏那边看去。
仲夏在一面空白的地方,稍作思忖之后,终于落笔。
咏针。
看到仲夏写下这两个字的时候,李惆的脸色变了。
这当然不是因为仲夏文采之盛,落笔惊鬼神,仅仅是“咏针”这两个字就折服了她们,实在是因为,仲夏拿笔方式……不一般,没见过!
贾有才脸上露出喜色,拿笔都不会,作诗?这不是开玩笑的吗。他已经预先看到了仲夏跪下舔他的场景了,到时候狠狠羞辱他一把。
慕容晓兰这时也一脸懵逼,曾一丝念头以为他是个伪君子,难道都是骗人的吗?但是看到仲夏一脸自信的表情,顿时的怀疑一下子烟消云散。
仲夏在一旁不急不缓的写着。
身后的李惆不禁替他留下满身大汗,终于等到仲夏手中的毛笔放下了,听到放下笔的声音心里不禁颤抖了下,已经开始准备替新同窗默哀了。
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慕容晓兰也完全放下心来,笑了笑,点了点头,娇艳的身躯,显得更加迷人。
仲夏转过头看去的时候,发现李惆的脸色垮了下来,众人也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兄台!原来我们是同道中人,不过你这玩笑也开的太大了吧,放心我会替你准备草席的,不枉我们相识一场”,李惆拍了拍自己胸口,给了他一种放电般的眼光。
“滚!”仲夏作为直男癌实在是受不了了,要是个大美人对自己放放电那还好说,至于这个抠脚大汉就有多远滚多远吧。
“小子,就这还敢出来献丑,谁给你的勇气,腰里揣着死耗子,还冒充打猎的。”贾有才一脸淫笑,不愧是有书院淫枪小霸王之称。
这时,只见一直站在仲夏身后,一位柔柔弱弱,看起来有几分书卷气息的男子上前几步,缓缓地读起纸上的字。他发现字体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缭乱,虽然说不上一绝,但却是妥妥的一手好字,不禁默默的呆住了。
“哈哈,你小子这样狗屎字,能有几个人看懂,废物,就这样还有脸待在我们书院,滚吧。”贾有才翘起鼻子,哈哈大笑。
“hi!兄弟,别发呆了,念出来吧!”仲夏用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
“啊!哦哦!兄台,失礼了!”
“百炼千锤一根针,一颠一倒布上行。”语气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念了下去:“眼晴长在屁股上,只认衣冠不认人。”
静!
最怕的就是突然间全世界都安静起来了。
“哈哈哈”
“卧槽!新同窗牛逼呐”
“贾有才也有今日!”
……
“谁特码的还在笑,我特码是县令公子,信不信本公子让你们家破人亡,仲夏你特码的敢骂劳资!劳资弄死你”贾有才现在彻底撕破脸皮了,不顾形象,口吐芳芳。
“贾有才,你挺霸气的啊!还敢威胁同窗”,突然外面传出一个年迈的声音。
“老子让你们统统都死,牧白你特码说句话,不是你先说他是抄袭的吗?谁?是谁?”
此时牧白心里不断向他问候:“猪一样的队友!我说他抄袭吗?”。
“放肆,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当老夫不存在吗?还有读书人的样子吗?”李严大声喊道“你是否要连我都杀,嗯!”,脸都开始发红了,不禁也纳闷起了,平时大家都中规中矩的,怎么离开一会,突然间骚乱起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