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云阿宝 > 第十一章 初入军营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初入军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林云便早早的起来。

  因为等下去军营报道,所以林云也没修炼。跟母亲,阿宝告了别就直接去北府军营地。

  站住,军营重地,岂敢乱闯?林云刚到营地门口就被一名守卫呵斥道。

  当林云说出自己是来报道的,守卫冷峻的脸色方才舒缓一点。

  登记之后便被预备营的人带入了军营。

  我们预备营没有那么复杂,除了一个校尉,两个队正之外,其余的都是今年才招的新兵,都没突破引导境。平时主要目地就是修炼。如果平时出门剿匪,或者平叛宗门之类的也会让你们去长长见识。带着林云进入军营得是预备营里的方队正,平时主要操练林云这些新兵。

  好了,你的宿舍到了,等下自己收拾下床铺。方队正把林云送到帐营外,便自己离去。

  营帐外表看起来很大,不过里面床铺很多,显得里面非常拥挤。

  林云找到一个空床位放下包袱,便收拾了起来。

  一排排身穿军服的士兵在这整齐的着操练着,林云经过昨天一天也算是熟悉军营里的生活。

  好了,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你们可以自由活动呢!随着方队正的一身令下,林云也结束了上午半天的训练。

  预备营里的时间还好,除了每天上午半天出操外,其余的时间都是让自己修炼。除了不能出军营以外,时间方面还是很自由的。

  林云,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叫林云的小胖子是睡在林云隔壁床的叫周锦。周锦刚好也认出林云来。毕竟咸阳城不过这么多顶级世子。平时也要认认人,说不定哪天就会踢到铁板。

  周锦的父亲是个四品的杂号将军。周锦也刚好有资格入学武堂。不过不知运气不好还是什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到了天府军。不过好在小胖子是个乐天派,整天既来之,则安之。

  眼看就要中午,上午也操练了半天。林云到也饿了,便随着周锦一起去军营食堂。

  由于预备营跟正规军的实力不一样,所以为了方便管理,预备营里自己便有食堂。

  到了食堂门口。由于用餐高峰期,虽然有两三个伙头军在帮忙打菜。可是大家的队伍排的还是蛮长的。

  林云,我去帮你打菜,你先占个桌子。看着周锦往人群中挤了进去。林云也找了张空闲桌子便坐了下来。

  小子,你到底吃不吃,不吃就滚开。别占着毛缸不拉屎。林云刚闭着眼睛准备感受下身体最近的变化,便被一声粗俗鄙陋的声音打断。

  林云睁开双眼,便看到四五个人围在桌子前面。领头的是个脸上有疤痕的少年。

  这个家伙好像是昨天才来的!疤痕旁边的少年指着林云说道。

  哦,原来是才入营的新兵。怪不得细皮嫩肉的。再不滚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疤痕少年阴阳怪气的威胁着林云。

  哦,不客气?我到想看看你们怎么不客气。林云脸色渐冷。

  嘴还蛮硬的嘛!我倒是想看看是你嘴硬,还是我拳头硬。

  说完一拳便像着林云心口而来,林云也不闪躲。直接站了起来催动杀生诀迎像对方。两人拳风碰撞,各退几步。

  怪不得这么嘴硬,原来有几把刷子。疤痕少年刚准备再来便被一声喝止住。

  刘江,军营重地,未经许可,擅自挑起争斗,轻则鞭刑加身,重则废除一身修为踢出军营。你要选哪个?周锦慢慢走到林云身后。

  我说这小子才来这么猖狂,原来是你周胖子在为他撑腰!刘江目光恶狠狠的盯着林云道。

  我给他撑腰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来跟我打一场?周锦也毫不示弱!

  我们走。刘江看了看林云周锦二人,强忍着一口气说道。

  不过当他经过林云身边的时候。却出言威胁道:我就不信这周胖子一直在你身边,等着瞧。

  我等着你,别让我等的太着急。林云丝毫不受他的威胁,

  哼。说完便带着后面几个人离去。

  林云,怎么回事。你怎么惹上刘江了?周锦把饭菜放到林云身前问道。

  怎么了?这个人有什么特殊之处?周锦的话也引起了林云的好奇心。

  特殊之处也没什么。就是这个家伙下手非常喜欢玩命。像个野狗一样紧紧的缠着你。就算赢了他,自己也会挂点彩。周锦像林云解释道。

  不过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他也不敢动你。上次营里切磋。把我惹毛了,被我打的修养了半个月才好。林云看着周锦,没想到这胖子看起来人畜无害,没想到却是个狠角色。

  像个野狗也没事,只要他敢来惹我,我就把他的牙一颗颗都给拔掉。林云满不在乎。

  林云跟周锦吃完后便直接回了营帐修炼。林云现在对提升修为比较还是急迫。

  天府军总营帐中,两排座椅中间一张太师椅上,一个二三十岁的青年男子闭眼听着张洪汇报。

  小侯爷竟然来我天府军了,有意思,不知道是侯爷授意的,还是他自己过来的。青年男子睁开双眼,眼神中露出锋芒!

  就连旁边汇报的张洪都感觉到青年男子一身威压,不由心里感慨道,督帅的武道修为又进了一步。

  青年男子便是天府军的最高统帅肖然。肖然不过年仅二十几岁一身武道修为几年前便突破腾云境界。如今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几年前被人皇从瀛国边境招回咸阳城,执手天府军。执手天府军后镇压多地反对皇权的方外宗派,如今方外宗派听说到天府军,肖然名字,无不闻风丧胆。

  但跟着肖然的亲信都知道。肖然在瀛国边境之时,一直是勇武侯方林的亲信。两人关系情同父子。所以张洪知道林云来到天府军,考虑了许久,还是绝顶像肖然汇报。

  应该是自己无意间过来的,侯爷没有对外公布过你们之间的关系。我看小侯爷昨天的情形,也不像知道你跟侯爷的关系。

  我昨天也特意去打探到,小侯爷与威武侯,文武侯的两家世子发生矛盾。并且还在一个多月之后与他两家世子有约斗。他现在提前入营,估计是想通过军中历练他的武道修为。张洪解释道。

  威武侯。文武侯,不过是两个现在只会贪图享乐的侯爷而已,都快变成没爪子的老虎。他们的子女,又能有多大出息。不经过磨练始终难成大气。肖然藐视的说道。

  张洪,你在瀛国边境就已经跟我,虽然在这么多亲信中武道修为不高,却是基础无比扎实,这么多年帮我在管理预备营。也帮我调教了不少好苗子,小侯爷我就交给你了。他不是不让你透露他的身份,你就当作不知道他的身份,帮我好好调教。谁完这个天府军统帅,又闭上了双眼。

  是,督帅,我肯定不会让小侯爷忘了这次军营生活。

  阿嚏,林云在营帐中连着打了几个喷嚏。难到最近有点感冒了。看来还是自己武道修为太低,要抓紧修炼了。

  
sitemap